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设计工作室保持“小户型”的八个理由网站首页日记


正文阅读

设计工作室保持“小户型”的八个理由

发布时间:2015-12-12 15:39 Saturday编辑:徐煜

        迈克尔·约翰森和施德明在2015年的“What Design Can Do”会议中为大家揭示为什么“小户型工作室”是设计师最好选择 。


         d43d7e15520216eb2de219.jpg

           上个月,在阿姆斯特丹举办了第5届 “设计可以做什么”年度会议。该会议展现了多元化的创意视角,具有深度的启发性。这是一次让平面设计、科技、建筑、美食甚至科学界的领军人物走到一起来探讨如何使设计通过他的多种表现形式来解决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紧迫问题。

             聚集两位国际设计界重量级人物坐镇: 设计公司约翰森Banks的大佬 三次Brand Impact奖项的赢得者Michael 约翰森为会议的拉开序幕,设计师施德明用他代表性的华丽和幽默为会议完美收场。

            约翰森和施德明这两位设计大佬各自拥有不同的设计理念和设计风格,但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点:他们各自经营着不足10人“小户型”设计工作室,但远远超出了他们的创造能量!

            01.设计师应有的责任心

            施德明与约翰森达成共识的一点就是:对于小型工作室来说,每一次设计项目让每一位设计师都积极参与其中,每一位设计师为这个团队付出他们的责任心。这样的“紧凑性”工作方式对设计师来说是一件好事。

            “随着公司的成长过程中,其实大家彼此间很难分清为这家公司到底投入了多少关爱和精力,”施德明注意到这点。“在小型公司里更容易做一些自己喜欢的设计项目,同样可以更有意义和得到自豪感。

            约翰森说:“在这空间里,每个设计师要承担责任的,没有地方可以躲的,也许一年中你不可避免地会接一些“不满意”的项目。但是你为这家公司付出了情感投资,因为你的名字嵌在门上,你和团队捆绑一起。”

            02.“小户型”创意公司更有效率

            “Pentagram是一家大型的品牌设计公司但有着小型工作室运作心态的典型范例。这是他们为什么多年来一直在同行业中保持稳定地位的重要原因”施德明论证其观点。

            “这是一个由20个小型设计公司组成地一个大型设计公司。作为客户,如果你把工作交给Pentagram,你其实是把设计工作交给一个由8到10人组成的设计小团队。”

            Sagmeister & Walsh 公司的很多客户都是些很有创意性小型公司。近年来最的大客户也许是葡萄牙和西班牙的电力供应商EDP。

    “我们的工作日程排的满满,我们尝试一打又一打的设计方案稿。但我总觉得一个全心投入的小型设计团队要比“纵横分散性工作状态”的大设计公司更好完成一项设计工作吧,”施德明坚持自己的观点说。

    03.专业客户知道他们的需求

    约翰森也承认有时候跟一个小型设计工作室合作会吓跑客户。约翰森Banks每年还是会因为这个原因失去一部分客户,但是这种情况在改变。

    “但我们几乎每次都给客户解释道,就算你去跟一个大公司合作,其实你所合作的做具体项目执行的团队其设计能力大概也就和约翰森 Banks差不多呀,”他指出。

    “坦率说,有些客户真的很在乎公司规模的大小。客户们其实更愿意可以接触到公司的关键人物:我(创意总监)、客户总监、资深设计师, 而不是一群人马。”

    04.精兵强将,降低成本

    “我们最近接触了些客户,因为他们的一些情况有着极好的经济能力。”施德明回忆说。“他们有很多雇员,而且他们耗用三倍的财力来做事”

    “问题不是他们要付多少钱给这么多人,而是他们仅有一半的做事效率。”他笑了笑说。“我肯定一半的雇员可以有两倍的工作效率,因为人们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吧。”

    05.需要你的灵活性和适应性

    约翰森在“设计可以做的什么”的演讲中,他将自己描述成一个“模糊”, 一个撰稿者、一个设计师、一个策略人以及更多的综合体。在一个小型工作室里,各种角色扮演、转换与多变,犹如一个创意过程发展和进行。

    “传统方式上来讲,整个设计开始过程包括从整体策略提升到焦距到某一点,一个设计项目的开始是从设计理念的文字描述到设计的开始,” 他回忆说,“但不是每次都是这样的。”

    “你经常会得到大量的知识、故事情节和丰富的洞察力,然后设计师要开始一项工作时候,在设计过程中会有很大一段难以自我控制,因为设计师使用视觉语言,像一把尺子,数据化和标准化的执行,而品牌策略人通常是偏向语言化。”

            作为结果,约翰森 Banks将这三个层面模糊化。“这并不只是展示一张纸,而是‘这是设计概念’。‘Cystic Fibrosis’是一个很好的设计案例:这个想法是在跟客户做前期调研的对话中萌生出来,由4个星期变成了6个月的过程。”

             06.你可以选择客户,你也可以从他们那里学到很多。

            施德明在“设计可以做什么”的发言中最有名的引言就是“我只为比我更聪明的人服务。愚蠢人总会有自己的理由和喜好。”

            小型工作室费用开支少这点不难理解,也正因如此,我们可以对客户拥有更加灵活的选择权。对于施德明来说,直接对话于企业的CEO,对如何合理开展一项设计工作有大的助动作用。“能混到这个级别的,很少有脑筋搭进搭出的人”他解释说“有些很不靠谱的人( nasty people), 我们不同他们接触的。”

     

    施德明回忆最初的一次跟一个潜力客户的开会:“我很欣慰从他们身上可以学到新的东西,像一只明灯点亮。但我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表达方式。我不清楚他们会不会接受我们,但如果同意,我期待后续的会议,因为我还可以学到些什么。”

    “学习体验也许没有像性爱那样愉悦,但是在同一层面上来讲,我们通过不停地学习来培育自己的性(兴)趣点。”

    07.简单处事,行之有效

    “我从来不认为小的项目就是一个利润损失”施德明坚持到,“国际品牌全球化的整体思路产生于上世纪70年代,我猜他是有保质期的“

    “你看看那些世界上的大品牌,如:Nike、 Google、Apple等的主视觉形象的设计和规划,都是由个体单位完成的。”

            对于约翰森来说。简约就是美-而简单有行之有效的点子可以出自一个有天赋的个人或是小团队。“清晰和简约对于潜在客户来说非常有吸引力:我们想告诉大家,我们不要再混淆界限,你需要告诉大家你在做什么, 他们将要关注什么。”

            “难点在于一般要通过很长的时间才能产生一个很简单且看起来明显优势的点子,”他补充说。

    08.找到平衡,你可以重拳出击 施德明为一些希望能够创造影响力的小型工作室提供一点有助见解:“站在客户的角度来看问题,然后从客户的角度去展示。”他说,“然后仔细聆听。”

            “只提供一个方案”是他下一个小贴士,Sagmeister & Walsh 著名的自信的做法,他承认也许这并不适合每一个人。“如果这个不行,把他丢掉然后展示另一个但是这次必须要行,”他笑着说。

            “但我确实觉得他不是最有效的一个建议,”他补充说。“这对我们适用,如果我们失败了我们知道,然后我们会改正。也许对于其他人来说有一些其他适用的办法吧。”

    以上文字转载自“设计可以做什么”大会记录。

     

     

     

关键字词

发表评论:

您也可以直接填写QQ到下面的输入框中,点击获取用户资料实现自动调用您的QQ资料